旱鴨子學游泳

  我四十六歲才開始學游泳,常聽人說:「時過然後學,雖勤苦而難成。」直到我下決心不要永遠做一隻「旱鴨子」,開始練習游泳時才真正體會到這句話,所言不虛。

  從小在鄉下長大,沒有任何可供游泳的環境。進入大學就讀以後,學校有游泳池,教授略有指導,無奈生性魯鈍,別人眼中的幾個簡單動作,等到自己做時,手腳就是無法配合,一口氣也換不上來,真有「英雄氣短」的慨嘆。因生性較怯儒,又不好意思一直請別的同學反覆指導,索性放棄學習,大學畢業後便再也沒有接觸游泳了。中年以後,常看到一些報導,強調游泳是一項有益身心的運動。身體偶有微恙就醫時,醫生也經常建議要以游泳健身。     

  凡事起頭難,要找一個理想的游泳場所,而且要調整自己已定型的生活作息時間,已非易事。更難的是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那麼大才開始學游泳,不是很可笑?」「一個小小的換氣動作老學不會,是不是運動神經遲緩?」但後來心想,此刻還不勇敢地跨出第一步,恐怕以後年紀更大就更難了。心念一轉,便和內人一起開始了我們的休閒以游泳為主的「新生活」。每逢假日就去游泳池報到,從閉氣悶水開始揣摩,然後蛙式的踢腳、滑水,最後搭配換氣,失敗了不氣餒,再來一遍,漸漸地竟也能換上一口氣。差不多經過一年的摸索,才真正悟出手腳搭配著抬頭換氣的要領悟出的那一刻,我內心真有說不出的高興。目前已能以蛙式游上一千公尺的我,常戲稱是。「自學班」的高材生。但打從心底我深刻領悟到「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由於游泳池畔缺乏大自然美麗的風景,來回一趟趟地游,又是頗為單調的動作。卻正因為它單調,反使我能專注在小動作的改進上,也許也因為它單調,使我能有許多時間咀嚼游泳的樂趣,和更深層地思想到游泳是一部分人生寫照的縮影。

  初學游泳時,用了很大的力氣踢腿,不但不會前進,反而一子就沉下去了。要不然就是用腳打水才前進十公尺,便覺得力氣耗盡。但看別人游,只是輕輕地用腿一踢、一划手,就前進了好幾公尺,輕鬆自若。等到自己會游了以後,發現在最恰當的時間踢腿划手的確能有效前進。今日社會上,我們發現有些人處理事情全用蠻力,不但難克盡全功,甚至適得其反。反觀也有許多人,反應敏捷,每遇事情都老神在在,以四兩撥千斤的姿態,應付自如,恰如游泳,只要我們熟練動作,就可借力使力,達成目標。

  要學會游泳的要領,只有幾個看似簡單的基本動作,但對我而言卻不簡單,勤練固然是最後學會的要素之一。而我覺得不斷地思考手腳如何搭配,揣摩抬頭換氣的時機,才是最後「悟」出竅訣的關鍵。在我們一生中,每天都充滿了學習成長的機會,肯動腦思想的人,容易從學習中「頓悟」個中的道理,很快找到圓滿處理事情的脈絡。反之,不肯動腦思考的人,雖然一再處理同樣的事,但卻仍不得要領,事倍功半。
  
  再說,一個人立身處世能成功順遂,往往不是只靠豐富的學識或純熟的技能,還有許多其他因素。如尊重他人、守時、有禮貌等......的協調搭配得好才行。當然,能周延考慮每一個環節後,才謹慎去處理一件事,這就是當事人的智慧。所以孔子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每件事善用大腦思考,把可能影響的每一個週邊因素都列入考量,謀定而後動的人,大致就會是成功的人,如同游泳,手腳搭配得宜,才會游好。

  初學游泳者,每一踢腿一划手,就會濺起很大的浪花。等到泳技逐漸純熟後,浪花也越來越小。泳技高超的人,甚至根本不會濺起水花,世間的人形形色色,有的人遇到事情容易急躁,喜怒溢於言表,很容易被人洞悉他的心機,往往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有句俗話:「半瓶子醋晃盪響」就是形容這種典型的人。而另有一些人,城府深,喜怒不形於色,遇事表面若無其事,但實際上卻如鴨子划水,暗中賣力向前,這種人成竹在胸,容易將事情圓滿達成。所以孔子說:「君子話簡而實,小人話雜而虛」。

  會游泳的人在水中來去自如,悠游自得。不會游泳或不諳水性的人,反而有遭水滅頂的可能。古有明訓:「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民意如流水,古往今來,勤政愛民,以民意為依歸的英明君主,必獲民眾擁戴。反之歷代暴君,不知民間疾苦,更以苛政治國,終至民眾「揭竿起義」,推翻暴政。放諸今日,亦不例外,不能體恤民意的國家元首,終為民眾以選票唾棄,柏林圍牆倒塌,蘇聯解體,乃至菲律賓馬可仕下台,印尼的蘇哈托下台,最近南斯拉夫米洛塞維琪下台,都是悖離民意的下場,所謂「順天者昌,逆理者亡」,放諸四海皆準。

  每天我們所看到的,所想到的,小到身邊瑣事,大到家國大事,似乎千奇百怪又毫不相干。但再細察其事理,許多事情無論其大小,都有相同脈絡可尋,亦即處事的哲理往往可以「一以貫之」。就如游泳的哲理與其他處事的哲理有許多相似之處。有智慧的人,說穿了,也就是將以往一些人生經驗,經檢討歸納出一套簡單的邏輯或哲理。在往後的生活中遇到其他事情,甚至更困難的問題,他都能氣定神閒地以不變應萬變的方式,從容應對。我們雖然不是聰穎過人,但只要用點心思,將自己過去的經驗作一檢討歸納成為一簡單的邏輯,我們就漸漸會成為別人眼中有智慧的人了。

九十年元月 惇敘青年第29期               返回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