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論壇座談系列六十八】
不要叫我笨小孩
學術傾向低的孩子也有春天

2004.06.20


主辦單位:台北市家長教育成長協會
中華福報生活推廣協會
協辦單位:人間福報
教育十方談節目
台灣學校網
主持人:
林元貴╱桃縣永平工商校長
與談者:
吳文益╱桃縣上湖國小校長
陳莉莉╱桃縣上湖國小總務主任
張春蕙╱桃縣東勢國小輔導主任
吳文哲╱益華國際電腦公司
專案技術經理
黃靜萍╱桃縣永平工商主任
輔導教師
林茂章╱桃縣永平工商進修學校
校務主任
陳美玉╱桃縣永平工商餐飲科
主任
孫俊國╱桃縣教育網路中心教師
紀錄整理:記者張秀穎
攝 影:記者張秀穎

前言
最近教育新聞的話題,總是圍繞著北市教育局堅持公布國中基測組距,對上中央教育部只公布PR值的作法打轉。另一個引人關注的焦點,就是公視紀錄片「魔鏡」,再度挑動了「能力分班」、「常態編班」的緊繃神經。


當大家都在關心優勢孩子的排名、落點及明星學校進行搶人大戰的時候,誰來關心「學術傾向低」的孩子呢?書讀不好不代表孩子不努力,成績不好不代表品行也有問題,考不上名校更不代表就沒有前途。


中後段孩子的學習發展與輔導,不只是教師要面對的問題,也是教育決策者要平衡思考的問題,更是家長要務實關切的問題。持平而論,在已過技職教育體系與民間興學,為這些孩子出力甚多,他們的甘苦誰人知?我們期待整個社會要用更尊重、關懷的態度,來關心這些最需要教育愛心投注的孩子。

參照各國經驗 以適性發展學習
林元貴:就我的觀察,近來國內的教育改革逐漸走向多元化,推行十二年國教和高中職社區化成為當前施政重點之一。


由於後期中等教育中,私校所佔比例過高、公私立學校尚未均質、高中職比重與學生需求不平衡、學校區域分布不均衡及明星學校的觀念未除等因素,皆為國教延伸十二年投下變數,也間接造成許多私立學校陷入無法招足學生人數的窘境。
一般而言,學術傾向較低的學生多數會選擇高職就讀,若是因為如此而漠視技職體系的存在價值,對於國內的教育前景來說,勢必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我始終認為技職體系對於社會的貢獻很大,在目前大學愈來愈多的情況下,從技職體系出去的學生,可運用各人從學校習得的專業技術,投注於各行各業上。


舉例來說,一位在我們學校就讀餐飲科的學生,原本是父母眼中的問題孩子,自從選讀自己喜愛的科系後,頻頻在各項比賽中獲獎,重新贏得家長與教師的認同及肯定,可見職業學校對於部分較不喜歡念書的學生而言,絕對比上高中來得有幫助。


為了使學生能依照各人性向選擇適合自己的科系就讀,達到「以適性發展來因材施教」理想,我建議不妨參照日本採取小班制教學的做法,一來學生能有更多的時間學習更多的知識,二來教師也能針對每位學生的能力發揮個人教學創意。
因此,如何使學生進入社會後能有相當不錯的「發展」,應是所有在技職體系裡的教育工作者責無旁貸的任務。我的做法是除了鼓勵升學外,也盡量輔導就業,協助他們考取證照。

教師因材施教 達到潛移默化成效
吳文益:「教育的亂象」其實是導因於教育「行政」的亂象,發源於家長、社會價值體系的紊亂。解決教育的問題應以學習者--孩子的觀點來考量,並且以教育專業者--教師的立場來著手。否則,摻雜著政治、情緒的處理方式只會治絲益棼。


教育主管當局的眼光和見解,對於國內教育政策的制定及執行來說是很重要的,應該建立「把國家最好的留給下一代」的共識。至於教師的教導方式也是同樣的重要,因為不同的教師將教出各種不同成就的孩子,教師在教學過程中,則應該建立「提供最合適的教學方式給孩子」的共識。


每當學校表揚優異前幾名學生時,有誰來關心其他成績表現較差、被分入後段班的學生?如何針對不同程度學生,適時的付出充分的關懷與尊重,是所有身為教師的我們應該審慎思考的部分。


此外,若是教師沒有建立正確的教學理念,學校沒有堅持專業的教育理想,只是消極地回應社會、家長升學的要求,我們很難看到更美好的明天,甚至整個國家的教育發展也會逐漸倒退,更遑論希望看到具體的成效了。

從各方面做評量 誘導多元智慧能力
張春蕙:在教育現場中,我們希望人人得到適性的發展,因此常鼓勵成績不好的學生:可依照個人性向選讀自己有興趣的科目,然而今天的技職教育制度的改變,卻使這種理想的實現困難度增高,我認為這是當前國內教育的一大隱憂。
在考試引導教學的現實考量下,一個IQ的商數或一紙分數成績,代表了一個孩子聰明的程度,因此,父母過度關注孩子IQ商數及成績,卻往往忽略了孩子的發展其實是有多方面的。


一九八三年,美國哈佛大學的教育教授霍華德.嘉納提出「多元智能理論」,認為人類的智慧是多元化的,包括了語言、邏輯數學、肢體動覺、視覺空間、音樂、人際、內省及自然觀察者等方面的智慧能力,如何將這些智慧誘導出來,應得到學校予以高度重視。


我建議可從教師、教學、教材三方面來做努力,教師必須摒除舊有觀念(例如:以分數來做一切評量的標準),才有機會教出好學生,而學生也會有好的表現;其次,教師在教學過程中,可經常思考一些技巧,例如:不要老是叫成績好的學生起來回答問題,成績表現較差的學生同樣有機會來肯定自己。


至於在教材方面,課程內容的難易度設計,應考量所有學生程度來作規劃,「愈難的題目就是最好的題目」這種錯誤觀念必須破除,才足以使每一個孩子皆能發揮個人能力,真正做到「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理想。

培養個人專長 建立自我信心
黃靜萍:我經常問學生:「最想學習的新知識是什麼?」學生回答:「最期待能找到自信」,使我們深深感覺到今天的教育問題,在於教師能否針對學生個人學習能力提出因應之道,幫助他們能「適性」的選擇升學或就業出路。


如何使這群因為屢遭挫折而被大眾忽略的學術傾向低的學生重新站起來、建立自我信心,應是身為教師的我們所要努力的方向。以我個人來說,我會鼓勵他們不要否定自己的能力,只要選對科系,同樣可以與一般學生獲得不凡的成就。


再者,透過提供自主選擇和適性發展的多元化綜合課程,搭配合宜的教育管道(例如:以社團活動加入課程安排,從而培養個人專長),可適時的引導出孩子的興趣,並激發出個人潛能,將有助於學術傾向低的孩子也有屬於自己的學習春天。

個別化教育計畫 滿足不同學習需求
陳美玉:的確,誠如前面來賓所說的,唯有根據學生的興趣、性向、能力設計課程、編選教材、實施個別化教育計畫,才能達到因材施教,且符合不同學生的學習需求。


舉個例子,校內曾有一位中輟學生因為選對了科系,而被保送上國立大學就讀。此外,有一位現正就讀校內餐飲科的學生,在國中時期的成績表現總是「吊車尾」,且由於家庭壓力而有過自殺的行為,後來因為選對了自己喜歡的科系,憑個人技藝贏得第三十三屆全國技能冠軍。


從這些例子可見,學生能否藉由學習過程獲得成就感,端視學校的管理方式與教師的教學方法有無「改進」,若是仍舊維持傳統上「從早到晚不斷的上課」刻板做法,無法多給予教師一些彈性的教學空間,恐怕先前所提到的理想將淪為空談。

隨時審視教學風格 以激發內在學習動機
林茂章:一般而言,進修學校學生的程度普遍較低,教師的帶班風格及如何激發這些學生內在的學習動機就成為教師最重大的責任,也深深影響著學生往後的學習成就。


愈是成績表現在中、後段的學生,愈是需要教師予以關心、愛心及耐心從旁引導學習。以我們進修學校的學生為例,在剛進入高一就讀時,教師就已為他們訂立未來努力的方向,例如考取證照或是繼續升學,可依照學生個人性向和興趣來做規劃。


我相信每個孩子都有個人潛能存在,問題在於如何將其激發出來?透過多元學習、多元評量等方法,可讓學生知道原來也有人關心自己,不再是被漠視、忽略的一群。

三Q同時看重 發掘學生個人潛能
吳文哲:我從企業的觀點提出幾點個人看法:目前企業界用人標準著重於「三Q」考量。所謂的三Q是指IQ、EQ及AQ,「IQ」代表人類的智能;,「EQ」代表情緒管理能力;「AQ」代表應付逆境的能力。


隨著科技不斷翻新、時代不斷進步,評斷一個人的能力不再只是局限於智商,也就是IQ部分,必須兼顧更多層面的成績表現。由此標準來說,學術傾向低的學生也不再被貼上「笨小孩」標籤,因為他們可能在其他方面有令人刮目相看的成就。


此外,我也非常認同「當前的教育現況必須做一些改變」說法,不應以學校升學率的高低,作為評估教師教學好壞的標準,而是看這位教師有無能力培養學生的自信心,走出「低分數低成就」的迷思。

秉持有教無類 對學生一視同仁
陳莉莉:今天之所以會有中、後段班學生的存在,我認為最大的原因在於多數教師只注重前段班學生的成績,往往忽略了關心中、後段班學生的學習空間。


想要改善這種「不公平」的教育現況,就要不論前、中、後段班,真正落實有教無類、適性發展的目標。我建議「菁英分子」現實社會中有其存在的必要,至於其他「非菁英分子」則有賴於學校提供開發個人多元智慧的機會。


姑且不論以能力分班或是常態編班何者為優,一般而言,學校只以IQ高低來界定學生能力的好壞,不僅個人潛能很難會被發掘出來,甚至可能造成自暴自棄、自甘墮落的結果,即便是天性善良的學生,有可能因此變成眾人眼中的「問題學生」。


站在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都應建立一種觀念:不應拒絕任何一位學生,每放棄一個孩子,未來社會可能就會喪失一位中堅分子。我始終認為經常給予學生(尤其是後段班學生)鼓勵、多說一些肯定他們的話語是有必要的,絕不應該以「眼不見為淨」態度來漠視這群學術傾向低學生的存在。

不論高低成就 同樣擁有學習春天
孫俊國:今天的「能力分班」現況(以分數作為一切評斷標準)已違背最初的原意(因材施教以適性發展),使得高成就學生與低成就學生的「差距」愈來愈大。


就我所知,其實今天有許多教師對於教育懷有遠大的理想,並企圖拉拔這群低成就學生脫離學習困境,在其他方面(例如:就業)獲得高的成就。然而,往往因為只看到個人的學業表現,就斷定這位學生未來不可能會有好的發展,這是相當偏頗的想法。


一個成績好的學生考試一百分可說是學生自身能力很強,一個成績不好的學生考試一百分則應歸功於教師的教法。須知之所以會被認定為低成就學生,不光只是自身問題而已,還包括家庭、學校等因素,教師應該付出比一般學生更多的關心和愛心,才能使學術傾向低的孩子也有春天。